导航菜单

20万金兵雪原成羔羊,数万蒙古铁骑包围猎杀,一战断了金国的后路

  原创陈春笔记2019.8.14我要分享

  读史随笔

  【札记前注:近来乱翻书,常常读史,读的是生命的经历,尽管有些已经成为符号,但经过文字的演绎又会展现出生命的力量来。

  某种意义上说,我们此刻也在历史的进程里面,和千年以前的人们所经历的并没有本质的区别,无非生生死死,无非内忧外患,无非一直在追寻理想中的桃花源而不得,无非暗自神伤鬓毛衰,唱一曲满江红,看一夜烟花绚烂,却不知烟花也易冷,孤独的击节拍栏杆,随后沉醉于温柔乡,一觉醒来亦是大天明,周而复始罢了。】

  话说接到金哀宗勤王命令的完颜合达,杨沃衍,武仙等人改变既定路线,加速前进,意图直接去汴梁保护金哀宗。但要实施这个战略,必须及时摆脱拖雷的纠缠,带领着二十万大军在饥寒交迫中展开着急速的行军。

  在当时,这二十万大军每日所消耗的粮草,在这需花飘落的冬季里,成为了一个重大的问题。不像现在有完整的供应链,机械化的部队运输,四通八达的路网,哪里不通换一条路就到了,这些条件都不具备,而且原本完颜合达是十五万人,结果合兵之后达到二十万,听起来人是多了,但吃饭的也多了,原本的供应体系就会出现巨大的问题。加上此时是冬天,天寒地冻周围临近粮囤的粮食供应也非常困难,老百姓更是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,无力提供粮草救济,这些都是悲剧的原因。

  好在此时的他们,终于在风雪之中来到了距离钧州城只有十里的三峰山脚下。

  

  进了城,一切就好办了!钧州城内那在风雪中袅袅升起的炊烟,似乎是对他们最深情的召唤。

  然而,就在通往钧州那座充满着希望的城池的前路上,却突间然横陈着一支不知名的蒙军。

  看样子,这些蒙军似乎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。而完颜合达回身,他的后方依然是尾随不休的冤家拖雷…

  这支突然出现的神秘蒙军,是窝阔台派来接应拖雷的中军。

  当窝阔台在占领郑州,进逼汴京之时,考虑到拖雷所面临的巨大军事压力,便迅速抽调兵马绕过汴京外围,前来接应拖雷的北上。而就是在这批蒙军和拖雷会和之后,让三峰山通往钧州的最后十里地,成为了金国彻底走向沦亡的开始。

  其实,这支兵马其实早已和拖雷联系上了,蒙古军队有一套自己的联络方式,加上他们常年野战,对于信息沟通是有套路的。匆匆北上的金国统帅完颜合达一直没有发觉,当完颜合达发现这支蒙军之时,此刻的20万金军,实际上已经陷入了蒙军的包围圈中,成为待宰的羔羊。

  

  ?漫天大雪已经持续了数天之久,金军的二十万人马多日未食。没过膝盖的积雪,让这二十万大军每前进一步都要花费巨大的力气。他们的双手已经被冻裂,脚趾已经被冻烂,兵器已经结冰,甲胄已然僵硬。此刻只需轻轻一击,他们便会在这数尺之深的雪地里轰然倒下,再也不会起身。

  而反观此时拖雷的骑兵,他们一个个跃然马上,精神抖擞。在拖雷眼里,眼前这支奄奄一息的金军,更像是是一群雪原上的猎物,这个场景非常刺目。

  风雪依然没有停止,拖雷他们时而围攻金军,时而撤退,时而袭扰,时而抢劫。在这寒风瑟瑟,白雪皑皑的钧州城外,双方的战斗,一直围绕着三峰山进行。

  

  在蒙古军的袭扰之下,金军挨饿受冻,军心不稳,士气低落,体力不支已成为常态。而身处在这大雪纷飞的中原腹地,这种天气上的寒冷,对于自小在极北之地长大的蒙古人来说,恰恰又助长了他们的优势,他们的着装本身都是羊皮羊袄,很保暖。

  在蒙古军的不停骚扰之下,距离钧州城那短短的十余里,让金军感受到了什么是生与死的距离。

  就在金军精疲力竭,心力崩溃之时,蒙古人却在三峰山脚下突然让开一条前往钧州的道路。极尽崩溃的金兵这时不疑有诈,争先恐后的向均州城撤退。而这一退,二十万大军就此全面崩溃,等待着他们的将是尽数被消灭的结局。

  在金军撤退的路上,拖雷指挥着早已埋伏了好数万的骑兵。在金军不顾一切奔向钧州的路途中,蒙军突然杀出。双方就此围绕着三峰山进行了一场大决战。

  

  饥寒交迫的金军,此时又怎是蒙古骑兵的对手。激战不久,随之而来的是全面溃败。在溃败的过程中,金国将领张惠、高英战死,武仙率领少数骑兵逃走,移刺蒲阿被俘虏。主将完颜合达,将领完颜陈和尚,杨沃衍败退钧州。

  三峰山一战,金军兵将战死大半,而没有战死而溃逃至钧州城内的兵将,也只是比城外的那些人多活了三天而已。三天之后,蒙古人攻破了钧州城,之前逃入城内的兵将或战死,或因为不投降而被杀,这支占据金国一半军队的生力军,除了武仙率少数人马逃离之外,全部被拖雷的蒙古铁骑消灭,留下无尽的哀伤……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读史随笔

  【札记前注:近来乱翻书,常常读史,读的是生命的经历,尽管有些已经成为符号,但经过文字的演绎又会展现出生命的力量来。

  某种意义上说,我们此刻也在历史的进程里面,和千年以前的人们所经历的并没有本质的区别,无非生生死死,无非内忧外患,无非一直在追寻理想中的桃花源而不得,无非暗自神伤鬓毛衰,唱一曲满江红,看一夜烟花绚烂,却不知烟花也易冷,孤独的击节拍栏杆,随后沉醉于温柔乡,一觉醒来亦是大天明,周而复始罢了。】

  话说接到金哀宗勤王命令的完颜合达,杨沃衍,武仙等人改变既定路线,加速前进,意图直接去汴梁保护金哀宗。但要实施这个战略,必须及时摆脱拖雷的纠缠,带领着二十万大军在饥寒交迫中展开着急速的行军。

  在当时,这二十万大军每日所消耗的粮草,在这需花飘落的冬季里,成为了一个重大的问题。不像现在有完整的供应链,机械化的部队运输,四通八达的路网,哪里不通换一条路就到了,这些条件都不具备,而且原本完颜合达是十五万人,结果合兵之后达到二十万,听起来人是多了,但吃饭的也多了,原本的供应体系就会出现巨大的问题。加上此时是冬天,天寒地冻周围临近粮囤的粮食供应也非常困难,老百姓更是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,无力提供粮草救济,这些都是悲剧的原因。

  好在此时的他们,终于在风雪之中来到了距离钧州城只有十里的三峰山脚下。

  

  进了城,一切就好办了!钧州城内那在风雪中袅袅升起的炊烟,似乎是对他们最深情的召唤。

  然而,就在通往钧州那座充满着希望的城池的前路上,却突间然横陈着一支不知名的蒙军。

  看样子,这些蒙军似乎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。而完颜合达回身,他的后方依然是尾随不休的冤家拖雷…

  这支突然出现的神秘蒙军,是窝阔台派来接应拖雷的中军。

  当窝阔台在占领郑州,进逼汴京之时,考虑到拖雷所面临的巨大军事压力,便迅速抽调兵马绕过汴京外围,前来接应拖雷的北上。而就是在这批蒙军和拖雷会和之后,让三峰山通往钧州的最后十里地,成为了金国彻底走向沦亡的开始。

  其实,这支兵马其实早已和拖雷联系上了,蒙古军队有一套自己的联络方式,加上他们常年野战,对于信息沟通是有套路的。匆匆北上的金国统帅完颜合达一直没有发觉,当完颜合达发现这支蒙军之时,此刻的20万金军,实际上已经陷入了蒙军的包围圈中,成为待宰的羔羊。

  

  ?漫天大雪已经持续了数天之久,金军的二十万人马多日未食。没过膝盖的积雪,让这二十万大军每前进一步都要花费巨大的力气。他们的双手已经被冻裂,脚趾已经被冻烂,兵器已经结冰,甲胄已然僵硬。此刻只需轻轻一击,他们便会在这数尺之深的雪地里轰然倒下,再也不会起身。

  而反观此时拖雷的骑兵,他们一个个跃然马上,精神抖擞。在拖雷眼里,眼前这支奄奄一息的金军,更像是是一群雪原上的猎物,这个场景非常刺目。

  风雪依然没有停止,拖雷他们时而围攻金军,时而撤退,时而袭扰,时而抢劫。在这寒风瑟瑟,白雪皑皑的钧州城外,双方的战斗,一直围绕着三峰山进行。

  

  在蒙古军的袭扰之下,金军挨饿受冻,军心不稳,士气低落,体力不支已成为常态。而身处在这大雪纷飞的中原腹地,这种天气上的寒冷,对于自小在极北之地长大的蒙古人来说,恰恰又助长了他们的优势,他们的着装本身都是羊皮羊袄,很保暖。

  在蒙古军的不停骚扰之下,距离钧州城那短短的十余里,让金军感受到了什么是生与死的距离。

  就在金军精疲力竭,心力崩溃之时,蒙古人却在三峰山脚下突然让开一条前往钧州的道路。极尽崩溃的金兵这时不疑有诈,争先恐后的向均州城撤退。而这一退,二十万大军就此全面崩溃,等待着他们的将是尽数被消灭的结局。

  在金军撤退的路上,拖雷指挥着早已埋伏了好数万的骑兵。在金军不顾一切奔向钧州的路途中,蒙军突然杀出。双方就此围绕着三峰山进行了一场大决战。

  

  饥寒交迫的金军,此时又怎是蒙古骑兵的对手。激战不久,随之而来的是全面溃败。在溃败的过程中,金国将领张惠、高英战死,武仙率领少数骑兵逃走,移刺蒲阿被俘虏。主将完颜合达,将领完颜陈和尚,杨沃衍败退钧州。

  三峰山一战,金军兵将战死大半,而没有战死而溃逃至钧州城内的兵将,也只是比城外的那些人多活了三天而已。三天之后,蒙古人攻破了钧州城,之前逃入城内的兵将或战死,或因为不投降而被杀,这支占据金国一半军队的生力军,除了武仙率少数人马逃离之外,全部被拖雷的蒙古铁骑消灭,留下无尽的哀伤……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