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
「陈仓记忆」陈仓区东边人,时光荏苒,还记得它吗

2019-08-15 15:22:46 讲讲你的故事

在我们陈仓区阳平镇东部的好多村子,大凡和我一样的中年人都知道一种叫做“竽子”的农作物,其实称它为经济作物,再合适不过了。竽子的学名应该叫“芦苇”,可我们那一带的人从老祖宗时候就这样称呼它了。从我记事起,它就已经印入了我的脑海里,是我们取之不尽的宝藏。

记得小时候从村子通往公路的小路两边是两大片竽子地,每年三月份的雨后,竽子便如同春笋般地冒出土地,嫩嫩的,尖尖的,绿绿的,满眼都是春色。四,五月份天气转暖,竽子开始节节往上窜,这时的叶子也舒展开了,那细长的嫩叶犹如一条绿丝带在微风中舞动,奏出沙沙的乐声。在夏天湿热的气温下,竽子更是疯长,那绿色也更加浓郁,一片片竽子地形成了一个个绿色的屏障,虽然它阻隔了我们看西宝铁路上奔驰的火车,但却成为了各种鸟儿的乐园。暑假的时候,我们会提着篮子去竽子地边挖地丁草,采黄菊花这些草药,晒干后可以换些零花钱。竽子地里面我们是绝对不会进去的,生怕踩坏了哪怕一根竽子。大人们怕孩子们搞破坏,也会用“竽子地有狼”来吓唬孩子不要涉入。

秋天随着天气慢慢变凉,竽子也会慢慢地变黄。初冬,当它开始褪掉身上的叶子,竽子花漫天飞舞的时候,竽子就成熟了,收获便也开始了。家乡的人们会将它收割回家,去掉残留了叶子和竽子花,根据它的高度将它们分类,捆成小捆,码整齐,晾干来储存,用来编席子。媳妇的新衣服,孩子的学费就全在它们里面了。我在放学或是周末总会剥上一捆竽子皮。农闲时,父亲会用一种特殊的工具“竽花”将一根根竽子破成三、四根竽子篾条,之后我会帮父亲去推石碌碡,碾砸竽子篾条以此让它变得更柔软些,父亲会将它编成席子,而编席子的过程不会象孙犁笔下《荷花淀》里面的女人们编席子那么浪漫 、富有诗意,尽管篾条是碾砸过的,但它上面依然会有好多的刺,父亲那纤长的手指总会被扎破,缠好多的胶布,慢慢的也变得越发的粗糙,看着父亲我总是心疼不已。在那个年代家乡的人几乎家家如此,不管以后走出家乡去干多大的事业,从十几岁开始,男孩子都编席子,如果席子编得不好,是讨不到媳妇的。男人编席,女人拿到集市上去卖,蔡家坡、高店一带的集市都会有女人们坚强的身影。这也许就是家乡人那些年不愿背井离乡走出去的原因吧,编席子这门手艺使他们能够过上“老婆、娃娃热炕头”的幸福生活。

前些年回家发现竽子地在不断地减少,好多被开垦成了庄稼地或挖成了鱼塘,但总会有一些竽子在春天的时候冒出地面,彰显着它顽强的生命力,好似在说它才是这一片热土的“老江湖”。近几年,大片竽子地已经销声匿迹了,只有在一些人鲜少去的沼泽地,还遗留着一些竽子。而村子里的那些土路也已经变成了水泥路,路两边也被栽上了漂亮的风景树。原来村里的“房子偏偏盖”,如今也成了整整齐齐的小楼房。

如今已没有人再愿意去编席子了,编席子这门手艺也即将失传,竽子现在只存在在一些人的记忆里。但父亲还是会找来竽子编席子,村里像他这样的老人已经屈指可数了。隔三差五还会有一些从武功、眉县过来的席客买他们的席子。儿女们让老人休息一下,不要去做了,可他却总是闲不住,听着秦腔,编着席子,其实这竽子就象是他的老朋友,一直陪着他,生活中的同龄人都在不停地离开他,而只有这位老朋友,始终都在,你对它倾诉或者怎样,它就静静的在那里,不远不近,它已经融入了父亲的生命里。

竽子就像是一段往事,提起来好像很久远,但是又好像是昨天我们才在那里玩耍过似的。它饱经风霜,又风骨依然,亲切的好似家里的老人。

在我们陈仓区阳平镇东部的好多村子,大凡和我一样的中年人都知道一种叫做“竽子”的农作物,其实称它为经济作物,再合适不过了。竽子的学名应该叫“芦苇”,可我们那一带的人从老祖宗时候就这样称呼它了。从我记事起,它就已经印入了我的脑海里,是我们取之不尽的宝藏。

记得小时候从村子通往公路的小路两边是两大片竽子地,每年三月份的雨后,竽子便如同春笋般地冒出土地,嫩嫩的,尖尖的,绿绿的,满眼都是春色。四,五月份天气转暖,竽子开始节节往上窜,这时的叶子也舒展开了,那细长的嫩叶犹如一条绿丝带在微风中舞动,奏出沙沙的乐声。在夏天湿热的气温下,竽子更是疯长,那绿色也更加浓郁,一片片竽子地形成了一个个绿色的屏障,虽然它阻隔了我们看西宝铁路上奔驰的火车,但却成为了各种鸟儿的乐园。暑假的时候,我们会提着篮子去竽子地边挖地丁草,采黄菊花这些草药,晒干后可以换些零花钱。竽子地里面我们是绝对不会进去的,生怕踩坏了哪怕一根竽子。大人们怕孩子们搞破坏,也会用“竽子地有狼”来吓唬孩子不要涉入。

秋天随着天气慢慢变凉,竽子也会慢慢地变黄。初冬,当它开始褪掉身上的叶子,竽子花漫天飞舞的时候,竽子就成熟了,收获便也开始了。家乡的人们会将它收割回家,去掉残留了叶子和竽子花,根据它的高度将它们分类,捆成小捆,码整齐,晾干来储存,用来编席子。媳妇的新衣服,孩子的学费就全在它们里面了。我在放学或是周末总会剥上一捆竽子皮。农闲时,父亲会用一种特殊的工具“竽花”将一根根竽子破成三、四根竽子篾条,之后我会帮父亲去推石碌碡,碾砸竽子篾条以此让它变得更柔软些,父亲会将它编成席子,而编席子的过程不会象孙犁笔下《荷花淀》里面的女人们编席子那么浪漫 、富有诗意,尽管篾条是碾砸过的,但它上面依然会有好多的刺,父亲那纤长的手指总会被扎破,缠好多的胶布,慢慢的也变得越发的粗糙,看着父亲我总是心疼不已。在那个年代家乡的人几乎家家如此,不管以后走出家乡去干多大的事业,从十几岁开始,男孩子都编席子,如果席子编得不好,是讨不到媳妇的。男人编席,女人拿到集市上去卖,蔡家坡、高店一带的集市都会有女人们坚强的身影。这也许就是家乡人那些年不愿背井离乡走出去的原因吧,编席子这门手艺使他们能够过上“老婆、娃娃热炕头”的幸福生活。

前些年回家发现竽子地在不断地减少,好多被开垦成了庄稼地或挖成了鱼塘,但总会有一些竽子在春天的时候冒出地面,彰显着它顽强的生命力,好似在说它才是这一片热土的“老江湖”。近几年,大片竽子地已经销声匿迹了,只有在一些人鲜少去的沼泽地,还遗留着一些竽子。而村子里的那些土路也已经变成了水泥路,路两边也被栽上了漂亮的风景树。原来村里的“房子偏偏盖”,如今也成了整整齐齐的小楼房。

如今已没有人再愿意去编席子了,编席子这门手艺也即将失传,竽子现在只存在在一些人的记忆里。但父亲还是会找来竽子编席子,村里像他这样的老人已经屈指可数了。隔三差五还会有一些从武功、眉县过来的席客买他们的席子。儿女们让老人休息一下,不要去做了,可他却总是闲不住,听着秦腔,编着席子,其实这竽子就象是他的老朋友,一直陪着他,生活中的同龄人都在不停地离开他,而只有这位老朋友,始终都在,你对它倾诉或者怎样,它就静静的在那里,不远不近,它已经融入了父亲的生命里。

竽子就像是一段往事,提起来好像很久远,但是又好像是昨天我们才在那里玩耍过似的。它饱经风霜,又风骨依然,亲切的好似家里的老人。